欢迎访问网易彩票官网! 今天是

     當前位置:首頁 > 贛鄱智庫 > 精彩博文 >    
改革开放初的网易彩票
发布时间:2018-10-25 部门: 作者:李国强 来源: 點击:2995

引言

??? 沐浴着改革开放的春风,网易彩票于1984年在省哲學社會科學研究所和省經濟研究所的基礎上成立。社科院成立之初,省裏在郊區塘山鄉永溪村(即今青山湖隧道一帶)征地近百畝,集省社科院、省社聯和省委講師團于一體,建設江西省社科活動中心。這個龐大的計劃實施才一年,就因壓縮基建規模而停止。

??? 19944月,我接任省社科院院長、黨組書記、省社聯主席、黨組書記時,講師團已經退出,部分土地被劃出,只剩下52畝地、兩棟宿舍。原計劃建設的17層辦公樓及圖書館、研究生樓等附房,僅打好牆基。有史以來,省社科院、省社聯(以下簡稱院、會)一直是“無房戶”,兩年前才在本土沿洪都北大道各自蓋起兩層簡易房,作臨時辦公用。院內牆基裸露,一片荒涼,搭棚養雞、開荒種菜者不乏其人。由于進出無路,爲圖方便,許多人習慣從工地、水塘邊的水泥鋼筋架下面鑽,彎腰成常態,磕碰是常事。

比硬環境更爲嚴峻的形勢是,1992年前後,受“全民經商風”影響,社科院一下子注冊了數十家公司,省社聯也辦了勞動服務公司和“日月星”公司。這些公司除本單位部門及個人辦的,還有外單位包括外商挂靠的,基本上是皮包公司,而均由院、會擔保。很快,經濟效益不見,經濟糾紛頻發,院、會一時狼煙四起。“跑得了和尚跑不了廟”,一家“日月星”公司就被纏鬥一年多。到社科院上門告狀、討債,到法院打官司,執行裁決來社科院封賬、扣車、轉款者屢屢發生。我作爲法人代表,就曾被法庭傳喚過幾次。

??? 上任頭一年,我扮演的是“救火隊長”的角色。記得有一次,我正在主持院長辦公會,原院長白永春打來電話,說東湖區法院來了3個人,爲抵債要扣他用的皇冠車。我放下電話立即與省高等法院沈德詠副院長聯系,緊急求援。沈德詠說人家執法,不能妨礙,你讓他扣,我下午找他們院長溝通。

??? 還有一次,因征地填塘費用結算糾紛,永溪村民悍然挖開社科院大門前的路面,以示抗議。無奈之下,我們只得堅壁清野,公務乘車被迫在院外安全處上下。

??? 有人說我受命于危難之中。當時社科院面臨的主要困難:一是工作條件太差;二是在商品經濟大潮中,一些人對社科院工作中心産生了模糊認識,一度大辦公司;三是人心浮動,一些年輕人或“孔雀東南飛”,或明裏暗裏“下海”。好在社科院明白人多,大辦公司的結果,使社科院“賠了夫人又折兵”,得不償失。痛定思痛,廣大幹部、科研人員很快覺醒過來,迫切希望盡快結束管理失控、科研受困、人心浮動的局面。這或許就是改革開放,發展市場經濟所付出的學費。

根據省領導的指示精神,我和彭聚先等院、會班子成員,統一認識、齊心協力,組成專門班子負責清理整頓公司,院領導、法律專家、幹部、工人一齊上陣,抓緊排查“定時炸彈”;加強財務管理,嚴防賬上經費被劃。凡外單位或個人挂靠的公司,一律脫鈎;本院所辦公司在清理後一律停辦。一段時間裏,我和班子成員厚著臉皮,頻繁出入省計委、省財政廳、省、市法院和檢察院,“哭窮”,討飯,求援。

?

一、重建大樓,動用省長基金

??? 排除幹擾,是爲了抓好科研這個中心工作。我當時認爲,治院理政頭緒紛繁,但爭取早日重建社科大樓,是重中之重,是應該抓緊的“牛鼻子”。

還在1994324,省委副書記盧秀珍,省委常委、省委組織部長舒惠國找我談話,宣布省委決定時,我就表態說,省委決定了,我只有服從。依我對社科院、社聯的了解,長期無“窩”,經費緊張,社科院一年科研經費才26萬元,已借外商85萬元,省委要給點“救急糧”。盧秀珍說,你去後摸清情況,給省委反映,爭取省政府解決。

??? 4月18下午,舒惠國送我到職,在院、會中層幹部會上宣布省委決定我到院會任職並講話後,我說:我此時誠惶誠恐,如芒刺在背。擔任院、會的頭,主觀上我思想、知識、經驗准備不足,客觀上院、會工作條件太差。這些年大家堅守崗位,頗爲不易,今後將同大家一起,以務實的態度,求實的精神,紮實的工作,服務院、會。散會後,送舒惠國上車時,我說:“我要討飯,請你支持!”他說:“你先把內部理順,把鑰匙找准再去,一把鑰匙開一把鎖。爲大家討飯,不要怕難爲情,我支持你!”書記、部長的話讓我心裏略爲安定一點。

因爲省社聯主席要經常務理事會選舉産生,423,原院長、主席周銮書帶我到傅雨田家,請他莅會。傅老原是省委書記,退下後擔任省社聯名譽主席、《當代江西簡史》主編、省經濟學會會長。簡單的交談後,周銮書開始爲院、會“哭窮”。傅老說:“你們要去‘哭秦庭’嘛!不給錢,你就把人放走,關起門來,不就安定了嗎?!”臨別,傅老送我倆下樓,風趣地對我說:“你是新客,我送你下樓”。這是我頭次到傅老家,老人的直率給我留下深刻印象。

忙忙碌碌中,1995年春節將臨。123日下午,我依循慣例,率班子成員開始走訪慰問70歲以上的省社聯常務理事。在傅老家,寒暄之後,傅老問起社科院大樓情況,我簡單地說了幾句,說是按17層設計打的牆基,1987年動工,1988年停建,已經7年了。當時,我沒有想到也不好意思請傅老就重建大樓發話。

未料三天後傳來消息說,125,省領導毛致用、吳官正、朱治宏、盧秀珍、舒惠國、舒聖佑、黃智權等到傅老家慰問,傅老說了一番話:“我沒有別的意見,你們明年應把社科院辦公大樓蓋起來,不蓋,我就叫李國強辭職!”

傅老當著這麽多省領導的面,說出這番話是有分量的,我意識到重建大樓的時機到了。我和班子成員商量,我們要抓住時機,抓緊工作,爭取春節後啓動。我特別拜托名譽院長姚公找吳官正省長。姚公德高望重,又是省人大常委、省民盟副主委,他早年在鄱陽中學教書,吳省長以老師相稱。

接下來的10天,我在亢奮和期待中度過。215日下午,我和姚公出席省委關于“兩會”人事變動協商會。會前幾分鍾,吳官正進來,同我和姚公聊了幾句。他對我說:“姚公是江西最有學問的人,也是最謙虛的。”要我多向他請教。又對姚公說:“你要多支持國強同志工作。”

220,省人大八屆三次會議在藝術劇院召開,上午聽取政府工作報告,下午分組討論。我在小組討論發言時,呼籲加大社科經費投入,保留地(市)、縣社聯。我說,社科院大樓蓋了8年,至今還是一個牆基。鑒于省財力緊張,原設計17層,建議先蓋6層,以應急需。因爲省計委只給社科院列了60萬元,顯然無濟于事。發言後,我便和彭聚先副院長到省計委,找傅文儀副主任說明先建6層的理由。當時,我們分析了一下,蓋17層難度大,且每層990平方米,6層就有5900多平方米,院、會不足300人,目前基本夠用。傅主任認爲有道理,要我們找王明善主任和省領導。

此間,姚公不負所托,傅老再次發話。222日晚,姚公來電話說,他在省人大會議主席台上找了吳官正省長,說社科院大樓沒有列入計劃。省長說:你們沒有得力的行政院長,給過錢沒有用好。姚公說:那是過去的事,現在國強同志來了,很困難,很著急,他直接在抓。這時,黃智權副省長走過來,吳省長問:老黃,社科院大樓怎麽辦?黃省長說,去年給了151萬元。姚公說,那都還債了。吳說:等我從北京開完“兩會”回來再說吧。

25日晚,傅老秘書告知,下午省人大閉幕會前,傅老在主席台上又找了吳官正、黃智權說:“社科院大樓應該上。”吳官正說:“給他們錢,他們用不好。”傅老說:“那是以前,現在國強同志去了嘛!”同一天晚上也接到姚公電話,說人大閉幕後,吳官正省長主動找到他說:“轉告國強同志,不要著急,等我從北京回來想辦法。”姚公得意地說:“如果我沒有感覺錯的話,上大樓有希望。”我此刻也信心滿滿說:“是的,不是你老多情,是省長有意。我們准備爲你樹記功碑。”

果不其然。兩天後,227一早,省計委通知,要社科院院長帶一位處長去談上大樓的事。接著,舒聖佑常務副省長秘書葉磊來電話說,下午舒聖佑、黃智權、召集社科院、科學院、衛生廳、黨校開會。我因主持院年度工作會議,就請彭聚先副院長去,回來告知,省長動用備用金540萬元,分給4家,社科院310萬元,上大樓6層。當天晚上,我把這一信息反饋給傅老,感謝他對社科院的一貫支持。傅老說:“這件事,一是你們理由充分,二是省長支持。解決了就好。”

真是計劃趕不上變化。吳官正不等到北京開“兩會”,就提前作出的這一重要決定,給院、會一個大大的驚喜。28日晚吳官正又委托舒聖佑副省長正式通知我,並叮囑再三:“你們一定要用好這筆錢,用得漂亮點。有困難,我們解決。你們是新班子嘛,用不好,唯你是問!”我說,請省長放心,我不會亂花一分錢。

消息傳到社科院工作會,與會同志精神爲之一振。院辦主任張振治說:“社科院一年來實現了三個轉變:即從人心思走到人心思定的轉變,從管理無序到有序的轉變,從一度工作中心不明到以科研爲中心的轉變。”我也如釋重負,在作會議總結時說,到院工作10個月來,激動過兩次,一次是省政府特地給我們一筆還債錢,無債一身輕;這是第二次,大樓重建,院、會從此可以從根本上擺脫困境了。

講到不會亂花錢,我至今還記得,那幾年社科院(含10個研究所)每年接待經費1.5萬元,汽車費用13萬元。五湖大酒店與社科院近在咫尺,是南昌市首批幾家星級賓館之一,但我們沒有在五湖搞過一次活動,吃過一次飯。那幾年,大哥大流行,有的單位用公款爲領導配備或支付話費,我們經集體研究決定:不跟風!此事後來受到省紀委表揚。

?

二、書記視察,指點院會發展

1994105,原“中心”一附樓落成,省社聯率先搬入,結束了建會36年來居無定所的曆史。12月,省委決定,省社科院與省社聯合署辦公,實行兩塊牌子、一套人馬,我仍然是頭戴“四頂草帽”。199516,省社科院在附房舉行建院10周年紀念會,白棟材、傅雨田、盧秀珍、鍾起煌、陳癸尊等省領導和首任院長李克參加。沒有錢發紀念品,只是組織編寫《江西省社科院建院十周年》一書,內容主要是介紹研究機構,研究成果和十年大事記,人手一冊。這是社科院第一次在自家屋內爲自己慶生,上午大會,下午文藝演出,自娛自樂,喜慶空前。

??? 對于院、會來說,附房的落成使用,還只是一個小勝,大仗是重建社科院大樓。繼228吳官正委托舒聖佑叮囑我要用好建設大樓經費。之後不久,我在江西人民醫院遇到吳官正,報告說310萬已經到賬,我們一定用好。此時吳官正已是省委書記,他說:“這是幾年的省長備用金,你們要用好。你們是困難,但過去沒用好,現在你去了,社科院很重要,市場經濟怎麽搞?需要好好研究。省黨代會的報告稿馬上要發下來征求意見,你們幫助把把關。7月要開京九線産業布局會,你們多出出主意。”情真意切,語重心長。

江西經濟欠發達,財力十分有限,社科院大樓動用省長備用金,實屬無奈,也非同尋常。書記、省長一再叮囑,我深知肩負的責任。爲此,院、會成立基建小組,下設辦公室,由我任組長,副院長肖春雲任副組長,李樹紅、龔紹林任辦公室正副主任,薛孝祺等爲成員。這幾位同志都是清廉自持,踏實幹事的幹部。我強調重建大樓是一項省長工程,是院、會也是全省社科界多年的期盼,我們計劃用一年的時間,打一場漂亮的翻身仗。

事在人爲。大樓1995524動工,第二年519日喬遷。從建成到裝修、搬入一共花了360天,比原計劃提前了5天。大樓嚴格按設計圖紙施工,工程不留尾巴,資金沒有缺口,緊接著建圖書館、研究生樓也是如此,交出了一份滿意的答卷。喬遷之日,院、會喜氣洋洋,文學所所長吳海說這是“世紀之遷”。

大樓的重建和院、會的發展牽動著省領導的心。199644,我一早接到吳官正秘書余蠶燭的電話,說書記上午要來社科院、社聯看看。我問幾點鍾到,他說8點多鍾吧。結果我750分趕到時,吳書記7點半就到了,正在和秘书长熊盛文察看施工中的大楼。很快我和班子成员都到了,陪同他察看院内环境,随后到附房二楼会议室,与大家座谈。开始时他一脸的严肃,后来越谈越兴奋。他说:

你們院內的環境太髒了,不像一個研究單位。客觀上在搞基建,但門口的牌子就沒有搞好,辦公樓的走廊、樓道也不幹淨。搞研究也要有一個良好的環境。各人門前雪總要掃,這不是錢的問題,主要是管理問題。要幾個小錢不是什麽問題,你們的關鍵是管理。客觀上的因素不是主要的。舉個例子,二次大戰時,盟軍攻入柏林,在一防空地下室看到有小孩在讀書,桌上擺著一瓶玫瑰花,說:德國民族是了不起的民族。那是什麽樣的客觀條件。環境差,是大專院校、科研單位的通病,搞精神文明建設的自己不講文明。南昌大學我就說過幾次,現在好些了。知識分子有些散漫,有人給別人提意見很生動。我到一個單位先看兩個地方,一個食堂,一個廁所,最能反映一個單位的衛生和管理狀況。你們再不搞好,到時我帶幾個省領導來掃垃圾。從院長做起,其他人也會跟著做。我在武漢當市長時,一段時間街上很髒,到處扔的是西瓜皮,我帶市領導推著小車去打掃,區委書記、區長們就坐不住了。只要抓,環境衛生是可以搞好的。

你們圖書館基腳上的菜地、棚子都要搞掉,地基保護好,房子還是要蓋的。

(我彙報說省裏很支持,這兩年給了五六百萬)。你們是幹事的,我們支持。李國強同志到任後,還有你們在座的幾位,幹了實事,單位比以前更好,工作有成績。310萬元蓋新大樓,沒超過,沒亂花,這是不錯的。現在又給了30万,把会议室装修一下,买點书架、桌椅,剩下的钱把环境整治好。不是省里不给钱,钱应该给,但关键是你们要干实事。像过去几年那样,怎么敢给钱呀!上半年,在71日前,把环境整治好。不要種那么多花,多種點树和草,不落叶的树如桂花树、茶花树。種花你们不会管,树落叶,你们也难扫。

學術著作出版難,主要是發行量太少,完全靠國家補貼也不行。發行也要爭取搞上去。(我與彭聚先彙報到《江西通史》從1984年立項至今,曆經李克、白永春、周銮書到我4位院長,書稿已完成,但出版經費困難至少需要2萬元補貼時)你們寫個報告,我給你們批一下。(彭聚先離開去寫了報告來,吳書記當場在院裏的報告上簽批:“請雍忠誠同志酌情支持,並向智權同志請示定。此書已曆四位院長,還是今年出版爲好”。)

科學院、社科院都是非常重要的部門。現在要嚴格管理。要在華東地區排第一、第二,可能還沒那個本事,但爭個第三、第四,可不可以?硬環境不行,軟環境可以搞得更好一些,發揮學術上的優勢和特色。你們有個女同志余品華就不錯。你們的曆史所不錯,哲學所不錯。

写书,主要是要选好题材。《中国母亲》一书的點子是我出的。现在看来,也有不足,写海外的太少,写了宋庆龄,但她的母亲也可以写。还有蒋经国的母亲毛氏,也是可以写的,这和蒋介石没有什么关系,蒋遗弃了她,而她最后又是被日本人炸死的。从这點上讲,也是能唤起爱国主义热情的。

蘇東劇變之後,現在世界上的共産黨組織分三類:一類是繼續堅持馬克思主義;另一類是理論上、政治上搖擺不定;第三類是成爲社會民主黨。我們要根據新的曆史條件,對什麽是馬克思主義,什麽是資本主義,什麽是社會主義,作出新的概括。

中國的改革,在理論與實踐方面都有很大的突破,但問題還是不少。西方經濟學家解決不了這些問題。匈牙利那個名氣很大的經濟學家科爾奈也是光看病不開藥方。中國的問題還是要靠我們自己來解決。我們要有雄心壯志,在堅持四項基本原則的前提下,解放思想,大膽探索。

要加强经济研究,我们是以经济建设为中心的。要运用系统理论的观點进行研究。当前经济问题很多,金融问题就很突出,企业资金使用效率不高,负债比重过大。搞活国有中大型企业,从理论上讲还没有很好解决。当前要研究的,一是宏观稳定;二是微观搞活。社会科学与自然科学结合,促进科技向生产力转化。经济研究要与自然科学结合起来,要吸收一些搞自然科学的人来搞。搞经济的同志要学系统论、信息论、控制论,这样才能把研究搞深入。经济研究还要与企业、地市相结合。

經濟所要加強。3個經濟所集中在一起行不行?挂3块牌子在一起上班。社科院不要随便进人,带好现有的队伍,人少一點,搞精一點,搞好一點。300人不一定比200人出成果多。

(當我彙報到《江西當代簡史》編寫問題給省委有一個報告時)解放以前好写,当代难写。司马光写《资治通鉴》,没有写到他那个时代。当时代的事,是历史过了以后才写出来的。当代人写当代人,自己写自己,怎么写?你写我吴官正,表扬,我不干;贬低,我也不舒服。这个问题要请示中央。全国的问题好办一些,中央都有定论。地方的情况有點不一样,对一些问题并没有作定论。程世清怎么写?倪献策怎么写?江渭清怎么写?对生产责任制怎么评价?我的态度,对此事要慎重,一是不争先,不要带这个头,等全国出了十七、十八个省的,听听反映后我们再出;二是工作继续做,什么时候出,不忙;三是如果要我们审查、盖章,我们就要负责。现在出这部书有两个局限,一是难以把握一些问题的是是非非,弄不好,会引发争论,影响安定团结。另一个是许多问题不经过一段时间看不清楚。比如说,围垦鄱阳湖问题,当时说围少了,没有洞庭湖围的多。现在看来,围少一些是对的,有利生态平衡。没有一定的时间,不经历历史的检验就得不出这样的结论。

(當我彙報到今年社科院、社聯有6個全國性和華東片區的協作會,准備在10月份套著開,到時請吳書記莅會時)可以,只要我在家,我有時也身不由己。要開會,你們的環境這個樣子不行。

(當姚公彙報到正編寫《中國曆史上的改革家》一書,我請吳書記閱稿,寫序並給予出版補貼時)序,我不写;稿子,我也不看。经费问题,你们写个报告送给盛文秘书长,叫他跟管财政的同志说一说。我要说一點,写历史人物也要客观。如写王安石,他的心胸就很狭窄。还有张居正,他是个非常自私的人。改革,很好。但他们的问题、局限性,值得我们今天搞改革的同志吸取。

社科院的研究要突出重點,一个铁球不能放电,一根电线的一极才能放电。学科设置要有重點,形成优势,就是这个道理。一年能搞好一、二个有价值的成果,就有成绩、有贡献。余品华同志的文章,两次获“五个一工程”奖,就为江西争了光。

江西正面臨一個很好的發展機遇,但還要有50年,江西才會有一個大的發展。有個機遇問題。江西和湖南,在明朝以前,江西發達得多。狀元,江西有幾十個,湖南才一個。湖南出了個曾國藩,影響了湖南三代人。這個人鎮壓太平天國是不好的,但他非常聰明,能文能武,也很廉潔,帶動湖南出了不少人。你看他的《冰鑒》和《家書》,寫得多深多細。江西的發展,面臨機遇,京九線貫通,但也不是幾年就可以上去,要實事求是。現在江西人口外流,到沿海去,我相信以後他們會回來。從外面來江西幾十萬、上百萬,江西就上去了。江西在明朝以前發達,其中一個重要原因,就是人口大遷移,客家人多,王安石、文天祥等都是客家人,一些精華都要集中于此。人口流動是正常的。人才外流,從眼前看,似乎人少了。但從長遠看,還會流回來,包括打工的,學了本領回來辦廠。現在沿海汙染,福建人到江西養特種水産,也是好事。

你們搞社會科學研究的,研究出來的東西,有的人家暫時不贊成,但事後會贊成,曆史證明是對的,這樣的成果就有價值。

你们这里是搞研究的地方,应该解放思想,活跃学术气氛。要学好邓小平同志建设有中国特色社会主义的理论,深入实际,加强调查研究。要走出去,到厂矿企业去,多座谈,多交流。搞经济的要研究社会,搞社会学的要研究经济,经济和社会是分不开的。对知识分子,政治上要严格要求,只要拥护党和国家,有點小毛病,不要上纲上线,要让他们把聪明才智都发挥出来。一个人要干事,伸不开手脚不行。[]

這是吳官正就任省委書記後,第一次到省社科院、省社聯視察,前後待了3個小時。《江西日報》44頭版頭條對此作了報道。

?

時隔4個月,816,吳官正又一次來到院、會。這一次事先沒有通知,上午11時,我們正在開辦公會,他只身悄然進入大樓,我聞訊休會去陪他。在察看圖書閱覽室、優秀科研成果陳列室後,到四樓會議室,與班子成員和部贩N袑訋植拷徽劇_@一次吳官正面露笑容,談話氣氛一開始就十分輕松。吳官正說:

聽說社科院、社聯搬了新樓,面貌有了變化,我今天來看一看。現在環境確實比上次來好多了。辦公樓蓋得還不錯,會議室也像個樣子了,310萬辦了這麽多事,你們還是會辦事,也是老老實實地辦事的。

社科院現在總體上比以前好多了,走進來感到很安定、平靜。這說明大家很團結,團結才會安定。關鍵在管理,管理出效益,現在比以前要好,但管理還要加強。

(當我彙報到大樓蓋好後,還有三個急待解決的問題,即圖書館、食堂和下水通道時)圖書館和食堂都應該考慮解決。相對省裏其他項目的投入來說,你們這是小錢,蓋個食堂用不了多少錢吧?有機會我會和有關部門通通氣。

社會科學院、社聯這個陣地非常重要,還有黨校。我們長期以來對社會科學重視不夠。我們搞改革開放,建設有中國特色的社會主義,不重視社會科學是不行的。搞社會主義市場經濟,世上無先例,無現成的東西。中國特色社會主義道路,要靠我們自己去探索。馬克思主義也要研究發展,要和我們的具體實際相結合。當前改革中的許多新問題、新情況,需要我們去研究、去探討,尋求解決的辦法。搞經濟建設,沒有社會科學的理論指導和支持不行。社科工作者要下功夫,深入實際,調查研究,拿出有價值的理論成果,爲改革開放和經濟建設服務。

你们现在大楼盖好了,办公条件改善了,你们的职工住房也解决得不错。再把图书馆盖起来,多买點书,这也是基础。办公和宿舍区的环境要布局好,要有绿化地带,不要见缝插针都盖满房子。知识分子密集的地方,要有个好的工作、生活环境。共产党人也不是光干活、吃饭,也要休息,要娱乐,工作后换换脑子,搞點文体活动,放松放松。要关心中青年科研人员的身体健康,他们是主要力量,我们这些人现在条件好了,要关心他们的身体。[②]

在送吳官正上車時,我問:我們是否要去省計委談建食堂的事?吳官正說:“不要,我會說。”一周後,我在江西飯店遇到舒聖佑,他主動說:“你們蓋食堂要80万吗?”我说,省长,我们测算过的,不敢大开口。省长笑笑,點點头。这是后话,说明书记真的与省长通过气。

吴官正在参观中对优秀科研成果陈列室和江西地方文献室很是称赞。第三天就让秘书送来他的新著《庙堂之高 江湖之远——改革发展的实践与思考》5本入藏。吳官正贈書不久,省領導白棟材、毛致用、舒惠國和作家楊佩瑾、陳世旭等紛紛送來自己的作品。已故邵式平的親屬也將老省長生前用書43123冊捐來收藏。

822上午,吳官正在辦公室約見《當代江西簡史》副主編白永春、王英和我,在聽取關于編修當代江西簡史的工作彙報後,講了以下意見:

你們不久前曾給省委提交了一個報告,要求解決修史中的幾個問題。省委幾位書記認真研究了你們的報告,給了一個意見。這是省委反複考慮的,是集體意見。

修史是为了总结过去,宣传省情,教育后人,开辟未来。希望同志们尽量把当代简史修好。希望你们在修简史中坚持马克思主义的历史观和方法论,在力求做到真实、客观的同时,要向前看,要有利于团结,有利于江西的发展。相信同志们会集思广益,博采众长;讨论时,充分发表意见,畅所欲言;上书时,在尊重事实的前提下对历史负责,对后代负责,尽可能周到。据传有这样一種说法,官史一般不修当代史。为什么不修?因为很难。身历其间,难于做到不偏不倚,客观公正。这是一个方面。更主要的是,凡是历史上发生的事件,都有其深刻的社会根源、历史根源和阶级根源,都不是偶然的。对于这些事件的判断,由于时间和认识的局限,往往在短期内难以做到准确。正如苏东坡所云:“不识庐山真面目,只缘身在此山中”,如果过相当一段时间后修,通过实践检验和历史考验,可能会更有分量。[]吳官正從省長到書記,一直關注省社科事業發展。兩次視察和約見,都聯系江西改革開放實際,強調社科研究要堅持以鄧小平同志建設有中國特色社會主義理論爲指導,解放思想,深入實際,爲黨和政府決策服務,爲兩個文明建設服務;強調院、會要嚴格管理,加強軟硬環境建設,爲科研人員提供良好的工作環境和生活環境;強調盡量把江西當代簡史修好,總結過去,宣傳省情,教育後人,開辟未來。

省領導的重視,推動了院、會建設和社科事業的發展。我在華東社科院協作會和幾次會上,把江西動用省長備用金蓋社科大樓,以及吳官正視察我院情況作了介紹,引起兄弟單位的贊歎。103,中國社科院《社會科學報》以《搞改革開放一定要重視社會科學》爲題,在頭版頭條報道了吳官正這幾次講話精神,在社科界一時傳爲佳話。

?

三、建章立制,科管理並進

大楼的重建,大大改善了院、会工作条件,各项工作也走上正轨,院、会连续三年实施“管理年”,坚持外树形象,内强素质,理顺关系,建章立制。科研、管理齐头並進。主要措施有:

?? (一)實施工作考核制。行政人員堅持坐班制,有限的獎金按月發放,考勤合格者獎,叫獎勤罰懶。科研人員每周二、五上午集中,按專業職務業績要求制定考核標准,年終考核達標者分紅,叫獎優罰劣。這雖然是院、會制定的“土政策”,但實施後效果明顯:上班守時了,工作效率提高了;一些“下海”者開始“上岸”;科研成果數量增多,質量不斷提升。

???? (二)加強對策研究。院、會把開展對策研究列入重要議事日程。1988123,吳官正省長在省社聯第四屆三次理事(擴大)會議上提出:“全省社科工作者和實際工作者要爲加快和深化改革,振興江西,獻計獻策,拿出新的‘隆中對’。”據此,省社聯聯合廣電廳、新聞出版局和江西日報,先後于1988年、1994年、1998年組織三次大規模的“興贛隆中對征文活動”,分別收到征文485561751篇。每次一个主题,每次都评选优秀征文并结集出版。“兴赣隆中对”征文活动出了成果,出了人才,成为江西在改革开放初期,坚持社科研究为党和政府决策服务,为两个文明建设服务的一个重要创新形式,也是省社联工作的一个品牌。省社科院不少成果受到重视。我的《庐山“申遗”成功后的思考》《为何“醒得早、起得晚”—试析江西经济工作中的一種现象》等对策文章,也获好评。

98抗洪後,院、會將9月定爲“調查研究月”,組織大批科研人員開展災後重建與發展調研活動。副院長尹世洪率工作組進駐南昌市郊區羅家集,抓災後重建,受到省、市表彰。經濟所長汪玉奇帶隊深入重災區波陽縣昌洲鄉調研,所寫該鄉根治水患的方案,爲有關決策機關所肯定。9月上旬,我率隊赴星子、德安、永修3縣調研;下旬隨舒聖佑省長到波陽和余幹考察退田還湖、移民建鎮等問題。調查月結束,院、會召開調研成果彙報會,並與省委宣傳部聯合召開“災後恢複和重建”研討會,一批成果受到廣泛關注。1999119,中國社科院副院長、著名經濟學家王洛林率《特大洪災後中國經濟發展走勢與對策》課題組16人來贛調研,對我院此舉高度評價。隨後,院、會黨組于319研究決定,成立江西發展戰略研究所,與《內部論壇》合署辦公,統籌院、會力量,爲對策研究搭建新的平台。

??? (三)抓緊實施“五個一”工程。1994年,第四屆世界婦女大會在北京召開,吳官正提議寫一本有關母親的書。在省委宣傳部領導下,由社科院承擔寫作、省出版局負責出書。結果,《中國母親》8月動手,11月成稿,12月出版,獲1995年中宣部“五個一”工程一本好書獎。同年,哲學所所長余品華又一篇文章獲“五個一”工程一篇好文章獎,江西還有電視劇《京九情》獲獎。三分天下有其二,社科院一時聲名大振。

(四)加強青年學者培養。1994年五四青年節,社科院召開青年座談會,聽取青年科研人員對院、會工作的意見。927,經院、會黨組決定,舉行拜師會,實施導師代培制,以老帶新,首批確定導師17名,帶培青年科研人員40名。这项制度,是我从复旦大学取来的经。文革前,复旦贯彻高教六十条,各系普遍实行导师带培制,效果显著,我从文革批判的大字报中,发现了它的价值。导师从科研、思想、生活上关心、指导青年,给青年人压担子,指导他们走正路、出成果。为拓宽培养人才的途径,我们还定點重點学校,代培一批硕士生,同时通过在职攻读、出国进修等多種渠道,鼓励青年成才。农经所谢茹、经研所黄志刚、当代江西所何友良、历史所吴孟雪、省古籍办胡迎建等一批青年学者脱颖而出。1995117,《江西日報》對此以《省社科院一批青年學者脫穎而出》爲題作了報道,社會反映良好。

(五)设置江西地方文献室。在院圖書館专藏赣籍作者论著,目的是建成江西省社科文献中心和江西地方文献中心。同时也可减轻购置图书的压力。与此同时,在文学所设立江西文学研究文库,近期是为编撰《江西文学史》积累资料,最终目的是建成江西文学的资料中心研究高地。省内外赣籍学人对此反映热烈,把这“一室一库”视为精神家园,从省领导到学人踊跃捐书入藏。19961010,《江西日报》发表署名夏雨的文章指出,这一举措“不失为一種颇有创新意识而又独具地方特色和时代特點的好方式。”

(六)籌建優秀科研成果陳列室。大樓啓用之日,也是陳列室開展之時。社科院成立十余年來,發表論文7093篇,出版著作440部,共計9245万字。科研处好中择优,展出部分精品力作,故又叫“精品室”。设立精品室,意在增强科研人员的精品意识,也是院、会对外的一个文化橱窗,参观者无不點赞。

(七)抢救国家课题。因为大办公司的干扰,社科院一度出现挪用科研资金,致使一些研究受到影响。国家计划课题必须确保完成。我们组织精兵强将,从重點课题抓起,确保经费到位,抢救性进行。我率队到寻乌、景德镇等地,开展国情调查课题计划之寻乌调查、景德镇陶瓷公司、南昌飞机制造公司调查,高质量完成国家任务。

(八)建立計算機中心。那幾年,院裏購書經費不足,但購置計算機設備也刻不容緩。爲適應形勢,滿足科研需要,我們提出要求,舒聖佑省長從備用金中撥出30萬專款,院裏再擠錢配套,建立了計算機信息中心。第一批配備80多台計算機,初步形成聯絡各研究所、圖書館和職能處(室)及女子專修學院的科研、教學與信息管理局域網。該局域網采用國際先進水平的布線系統,全院布有34个信息點,配备了打印服务器和大屏幕投影机,全系统具备多媒体功能。

(九)还清会议欠债。那些年,由于院、会经费和环境条件的限制,一些全国性学术会议不敢承办,一些地区或全国协作会轮到江西承办也一推再推,确实有损形象。为此,我们跑省财政厅,争取一點专款支持,两年还清会议债。例如:19955月,由院、會與中國馬克思主義哲學史學會、中央編譯局、中央黨校、國防大學有關部門在南昌聯合召開紀念恩格斯逝世100周年學術討論會。11月,社科院与中国民俗学会 等联合举办首届民俗文化与民俗旅游国际学术研讨会等。19969月,社科院承辦華東地區社科院第12次協作會,同時套開社科刊物等2個小會。10月,省社聯承辦“三南”地區暨華東地區社聯協作會,同時邀請“三北”地區省(市)社聯代表與會。會債還清了,無債一身輕,兄弟單位對江西也刮目相看。

(十)發展社會力量辦學。省社聯依托智力資源優勢,于1988年辦有江西社科業余大學,1995年根據形勢需要,改組爲江西女子專修學院,每年招生二三百人。1997年,我在中央黨校學習期間,落實省社科院與中國社科院研究生院舉辦研究生課程進修班,學制兩年,培養高層次適用人才。經報請省委、省政府領導和有關部門批准,同意發“江西地方糧票”,即:該班學員成績合格並取得中國社科院研究生院頒發的結業證書者,均享受國民教育研究生畢業同等學曆和待遇。學員結業後,仍在原單位工作。首屆金融專業班85人,于1999年開學,除院、會學員25人外,還有60名學員來自省直單位。此舉既爲院、會和地方培養了人才,又取得了一定的經濟效益,有人說我爲院、會栽了兩棵“搖錢樹”。

?院、會發生的變化,幹部群衆的情緒,也反映到院、會年度工作會上。199632122日院、會召開年度工作會,鍾起煌、黃懋衡等省領導出席。鍾起煌提前到會,察看新大樓時,戲稱我是“中興之主”。一年前,他要我“一手抓‘五個一’工程,一手抓建大樓”,這次要我“一手抓科研,一手抓創收”,確保一年80萬,力爭100萬。在22日的閉幕會上,3位小組召集人彙報小組討論情況後,姚公神采飛揚,即興吟了兩副對聯:

過去是:

進院四鞠躬;回家三磕頭。

現在是:

萬象更新,群策群力,迎接新世紀;

大有作爲,一心一意,科研上台階。

?

四、省長發話,科研要上台階

隨著院、會工作逐漸走上正軌,內外交往開始多起來。1995年夏,上海市社科院專家團來院、會考察,座談中雙方交流,上海同志認爲,江西社科院大福利(指住房)好,小福利(指獎金)差。後來我將此話反映給省領導,他們也認可。

1996717,中國社科院國家級、院級有突出貢獻專家休假考察團來江西。由中央候補委員、中國社科院常務副院長、著名哲學家汝信帶隊,共13人。18日到社科院參觀並與我院專家座談。精品室吸引了客人的目光,亞太所、日本所所長張蘊嶺對汝信說,我們院也應該搞個精品室。汝信說,對,要搞。座談會上我介紹情況,汝信等8位专家发言。汝信还欣然为《企業經濟》题字,并与大家在大楼前合影留念。

下午,專家團在南昌市參觀。晚上,吳官正在濱江賓館會見並宴請,省領導張克迅、黃懋衡等參加。席間,吳官正說:國強同志,你去了兩年,幹了不少實事。安居樂業,安是安定,居是有宿舍;樂業談不上,是創業,叫安居創業。講到江西經濟發展,他風趣地對專家們說:江西經濟還不發達,我們是在生存線上掙紮,我是“生産隊長”,請專家們關心支持江西的發展。整個晚宴,氣氛融洽,相談甚歡。第二天,專家團到廬山、井岡山參訪。

着眼于社科院的发展,人才是关键,安居是前提。我到职时,社科院正在新建两栋宿舍,还没验收,留有基建经费缺口。当时,社科院只有一位博士(省科学院、省农科院也都各有一位博士),为了吸引高端人才,留住精英人才,我借鉴省卫生厅建知名专家楼的经验,计划建一栋高知楼,还有重建院圖書館和研究生楼。据此,院、会向省政府报告,希望早日列入基建计划。此举得到省委、省政府的大力支持。

1997417,舒聖佑來院視察。812下午,又帶著省計委主任王明善和省財政廳副廳長李鍋根來。一見面,舒省長對我說:“你要去中央黨校學習,在你走前來爲你們解決一些問題。”以下是院辦當時的記錄整理稿:

舒省長一行在院、會領導陪同下,興致勃勃地視察了院、會的工作區和生活區,以及圖書館和研究生院基建工地,邊看邊發表意見,對院、會的環境在短期內發生的變化感到滿意,指示一定要搞好規劃、搞好綠化,要有自己的特色。在大樓,他從一樓到六樓,再到樓頂,還特地察看了計算機房,認真觀看了優秀科研成果陳列室的展品,稱贊說這個搞得好,尊重知識,尊重人才,並欣然簽名留念。隨後,舒省長一行來到四樓會議室,聽取院、會工作彙報並講了一些意見。

今天我主要是和明善同志、鍋根同志一起來看看大家。

省社科院、省社联在省委、省政府领导下,这几年进行了卓有成效的工作。思想比较稳定,队伍建设抓的比较好,集中反映在为振兴江西的经济,为江西的两个文明建设做了卓有成效的工作,有许多科研成果。对省委、省政府的中心工作,理解是深刻的,行动也是快的。我看了《内部论坛》和《企業經濟》,只是《内部论坛》的字太小,以后输一份字比较大的给我。我很想把你们这里作为营养库,从中吸取营养,以补自己的不足。

省委、省政府對社科院、社聯的投入、支持,用兩句話來概括:第一,盡了很大努力;第二,與你們的需要、與你們的發展相比,差距不小,這與我們省的財力有關系。但是,要逐步解決,年年有所改善、有所提高。根據你們講的,可分三步走:

第一步是三件事,一是今年建研究生院樓,請計委審查一下,要不要120萬元,算一算定下來,今年給足,計委拿40%,財政拿60%;二是80萬元的食堂和鍋爐,解決一下,從省長預備費解決;三是30萬元計算機網絡資金解決一下,由財政給,從預備費拿。

第二步,明年解決200萬元的曆年來欠賬問題,請省計委和財政廳對決算審查,超面積要作檢討,下不爲例,明年解決。

第三步,“高知樓”要解決。一套建築面積100多平方米,共40套,要算算多少錢,明年立項,年底動工,後年完成。

有了這三步走就會給人以希望,使人有奔頭。

食堂是解決“下裏巴人”問題,計算機也不算“陽春白雪”了,時代不同了,手段落後就是浪費時間,浪費知識分子的時間就是浪費最大的財富。這個問題我很重視,上次來我就講了,要解決。

對以上各項,省計委和省財政廳研究一下,看行不行,行,就具體操辦一下。我來之前和智權同志通了氣。計劃由計委下,錢由計委和財政給,以財政爲主。要想辦法逐步改善一下社科院的條件,他們是高級智囊團。

对社科院、社联下一步的工作,我很赞成国强同志讲的,院、会就是要为江西经济建设服务,为党和政府决策服务,为两个文明建设服务。这是很重要的,是非常好的。社会科学研究工作一定要坚持以江西改革开放和现代化建设为中心,以解决江西两个文明建设中遇到的重點、难點问题为中心。我看了余品华的文章和修水调查报告,他们做到了这一點。余品华的文章谈的是九江市国有小企业改制问题,在当时情况下,有一些不同的认识,我看后第一次批了“很好”,第二次批了很长的一段话,给熊承忠同志壮了胆。这篇文章回答了不少问题。

你們這裏有大量人才,科研力量雄厚。科研成果首先要出精品,其次要多,精品太少,寥若晨星不行,要繁花似錦。

要給你們創造條件,“大福利”(住房)好,“小福利”(獎金)也要改善。在社會主義制度下首先要講奉獻精神,人生的價值是從對社會的奉獻中體現出來的,這是第一位的。但人都是食人間煙火的,都有老婆、孩子,人的思想是社會存在的反映。還有橫向比較,也要講福利。

編制上要控制,手段、資料給你們改善一下。德國中國政治問題研究所只有3個人,但效率很高。美國有名的蘭德公司人也不多,美國高層決策不少出自蘭德公司的建議。你們也有300來人,不比蘭德公司的人少。

社會科學研究工作,要從江西的省情出發,著眼于馬克思主義的理論的應用,著眼于深化對實際問題的理論思考,著眼于新的實踐,著眼于新的探索。如講到經濟問題,江西有五個結構不合理:

一是産品結構兩低一小,檔次低,技術含量低,批量小,現在江西沒有多少可以拿得出的産品,叫得響的是景德鎮瓷器,我曾多次講“景德鎮瓷器是單打世界冠軍,團體賽名落孫山。”江鈴、草珊瑚牙膏前幾年可以,現在也有些情況。

二是從産業結構來講。我省産業結構也不合理。1996年,在全省國內生産總值中,一、二、三産業的比重爲29 : 38.8 : 32.2,其中一産比重比全國高9个百分點,二产比全国低10.1个百分點。工业内部结构、农业内部结构也不合理,我省重工业过重,轻工业过轻,乡及乡以上工业总产值中,重工业占59.64%,比全國高3.65个百分點,轻工业占40.36%,比全低高3.65个百分點。在重工业中,采掘工业和原料工业占58.6%,比全國高6.9个百分點,加工业比全国低6.9个百分點。

江西農業有優勢,農産品很豐富,但農産品加工相對落後,以農産品爲原料的工業産值只占全部工業總産值的26.9%,比全國平均水平低1.6个百分點,烟、酒、粮、食品加工都比较少,去年烟的两税为5.0322億元,酒稅只有1.96億元,接近2億元,飲料酒混和量只有52.5萬噸,其中白酒12萬,啤酒36萬噸。在食品工業中,沒有一個企業年銷售額超過5亿元的。说江西是农业大省,要具体分析,我们的水稻是总量不算很多,商品率高,但亩产低。種早稻,粮多是好事,但早米大家不吃,是什么好事?所以我在全省经济工作会议上提出,提高水稻亩产,减少面积,種其他经济作物。江西有平原、有山区,养殖业有条件多样化。

三是企業組織結構,總的狀況小廠多,大企業少。我們不僅要搞跨行業、跨地區、跨部門的大企業集團,也要抓一批銷售上億的小巨人。企業搞上去關鍵在于人,要有一個好的帶頭人。

四是技術結構,技術含量低。我省工業、農業領域高科技也少。要一屆接著一屆幹,把我省技術含量提高,提高經濟素質。

五是從所有制結構來講,我省公有制的比重很高,在鄉及鄉以上工業産值中占91.45%,比全國高14.39个百分點,其中国有工业占68.77%,比全國高21.75个百分點;而个体、私营等其他经济只占8.55%,比全國低14.39个百分點。按95年鄉及鄉以上獨立核算工業資産總額計算,我省公有爲90.60%,比全國高12.56个百分點,其中国有为78.05%,比全國高18.14个百分點;而个体、私营等其他经济为9.40%,比全國低12.56个百分點。

国有经济是提高运行质量的问题。国有企业负债很重,华安针织内衣厂成了“国无”企业。国有企业不要在什么领域都占领,关系国计民生的才要。广东、福建、浙江国有比重比我们小很多,你讲他搞的不是社会主义吗?这些问题不着眼于实际,如果还是老一套的理论,将一事无成。要着眼于对江西难點与热點问题的探讨。你们要提供一些有价值的东西,江西的经济就更有希望。社科院、社联在为省政府决策服务、为两个文明建设服务上,要有自觉性和坚定性,也要有科学性和可操作性。

一定要有一个好的学风。要联系实际研究问题,用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特别是邓小平理论为指导研究现实问题。你们这个单位很重要。今天,主要是来看看你们,尽一點“后勤科长”的责任。今天,我为什么请明善、锅根同志来?我这些话也是讲给他们听的,他们是“副科长”。

請向全院、會的同志致以親切的問候和敬意。你們有什麽好的東西請寄給我,我一定拜讀。[]

舒聖佑也是一位務實的領導。一年兩次來院、會視察,不僅爲我們“一攬子”解決“安居”問題,而且對社科發展方向、學風等都提出了指導性意見。他關于江西經濟結構的分析,對我們認清省情,開展研究,提出了有價值的課題。他視社科院爲“營養庫”,對我們是動力也是壓力,給科研人員以激勵和鼓舞。

?

這一年4月,吴官正调离江西,舒惠国任省委书记。舒圣佑来院、会前,曾就安排建“高知楼”基建项目事,同舒惠国通过气,舒很支持,说:“好嘛!知识分子集中的单位,条件应该好一些。” 舒惠国也很关心院、会的工作,他为社科院陈文华、陈荣华主编的《江西通史》作序,为我与何友良主编的《当代江西五十年》题写书名。1998419,他到社科院出席“加快産業化經營座談會,要求院、會加強發展對策研究,爲江西經濟社會發展當好“思想庫”、“智囊團”。從此,院、會進入一個安居創業的新階段。

马克思说过,环境也能创造人。按照马克思主义的观點,环境和人的活动或自我改变是一致的。人能适应环境,也能改造环境,并在改变环境的同时改变着自己。随着硬件建设的逐步到位,院、会环境绿化、净化、美化工作也提上日程。大楼落成之际,我向老友、省行政干部管理学院院长方彦讨来几棵雪松等景观树;将大楼前水塘填平,营造出一块青草地;又在大楼与生活区之间的道路两旁種上翠竹,蔚成一道风景。

9月,我去中央黨校學習,置身中央黨校優美的校園,我心念院、會,寫了《思念青草地》和《竹賦》兩篇散文在院報發表,意在倡導“先綠後園”精神。11月我撰寫論文《列甯、鄧小平對社會主義的最後思考》,提交省第四次鄧小平理論研討會,獲得肯定,被評爲優秀論文一等獎。據與會同志告知,鍾起煌大爲贊賞說:“中央黨校真是個好地方,國強同志去一靜下來就寫出好文章!”

1999年底,我調離院、會到省科技廳工作,但我人走家不搬。如今退休了,和當年風雨同舟的夥伴們常在青山湖畔散步,諸多往事萦懷心頭。我慶幸自己在院、會工作期間,躬逢改革開放的美好時代,遇到了幾位求真務實的開明領導:老書記傅雨田,老賣(邁)年糕(高),屢屢爲院、會建設吆喝;省領導吳官正、舒惠國、舒聖佑、盧秀珍、鍾起煌、張克迅、黃懋衡等傾心盡力扶持社科事業;而我有幸在他們麾下爲這塊熱土傾注了自己的智慧和心血。

??????????????????????????????????? ???201712

????????????????????????????????? ?( 作者:原江西省社科院院长,省文史馆员。 )?????

?


?

[]摘自江西省社科院內部資料《吳官正同志視察省社科院、省社聯時的談話紀要》(199644

[]摘自江西省社科院内部资料《省委书记吴官正视察院、会时的谈话要點》(1996816

[]摘自江西省社科院內部資料《吳官正同志約見白永春等同志時的談話》(1996822

[]摘自江西省社科院內部資料《舒聖佑省長視察省社科院、省社聯時的講話》(1997812

(編輯:楊晨)

?





上一篇:雜詩六首
下一篇:江西經濟社會發展報告(2019)


x